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推动广东制造业迈上 数字化转型“快车道”

作者: 源中瑞 发布时间:2021-03-23 20:49:04

导读:推动广东制造业迈上 数字化转型“快车道”

●聚焦广东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广东是制造大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非常迫切”“中小微企业缺人、缺订单、缺钱、缺技术,中央工厂数字化才能驱动转型”“强大的制造业需要强大的工业软件,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也到了关键节点”……

  刚刚出台的“十四五”规划纲要强调要建设“数字中国”,并将数字经济单列篇章。3月21日,广东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工作推进会在广州召开,华为、比亚迪、美的、树根互联、聚鲶工业五家企业代表在会上发言。他们中既有电子信息、汽车、家电等万亿产业集群的龙头企业,也有工业互联双跨平台企业,还有来自粤西的数字化服务商企业。

  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如何深度融合?对于GDP超11万亿元的广东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数字化转型关键一步怎么走,关乎广东制造在全球产业版图的新坐标。

  ●谈契机

  广东制造业数字化,极端重要和迫切

  “工业4.0时代的竞争,将会从企业间的竞争变成产业链之间的竞争,广东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重要且迫切。”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发言中指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依赖基础工业能力和服务业水平。围绕产业链开展数字化转型,才能取得制造业显著成效。

  他介绍,华为构建了跨区域跨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并在全国落地40多个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共计服务2万多家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

  “汽车工业正在经历一场变革,电动化是上半场,智能化是下半场。传统的机械车就像算盘,算盘永远打不出互联网,机械车也很难成为真正的智能车。”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认为,数字化转型是产业升级的重要方向。

  在王传福看来,如果将机械改成电动,就相当于把算盘改成计算器,数字和智能的功能才能实现。目前,比亚迪正在探索研发信息化、生产数字化以及产品智能化。

  在比亚迪电动车及核心零部件数字工厂,平台化、透明化、柔性化的整车生产线已经建立,全产业链和创新链均有信息化部署,可进行全过程指导监控。

  对于拥有众多中小微企业的广东而言,数字化转型更迫切。

  “在我们注塑行业,一个脸盆才卖3块钱,原材料成本就占了80%,提升空间非常小,只能数字化转型才能做到极致降本。”揭阳市聚鲶工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文奇直言,中小微企业缺人、缺订单、缺钱、缺技术,只有中央工厂数字化才能驱动转型。

  当前,广东正在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强化智能制造高端供给,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带动企业上云上平台。

  “全球制造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产业链板块重构带来新的挑战。本国制造成为很多发达国家的理念。对于GDP接近韩国、加拿大的广东而言,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迫在眉睫。”工信部智库、中国科协智能制造学会联合体副所长林雪萍说。

  ●找问题

  很多企业“不敢”“不想”“不会”数字化

  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广东制造业实现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主要存在哪些问题?

  “发展工业软件、推进工业制造技术和工艺数字化,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基础。”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涂高坤指出,当前国内工业软件及工业互联网底层技术有待提升。

  徐直军也表示,加速基础工业软件突破,才能真正实现制造业的安全可控。

  “卡脖子问题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方面是芯片,另一方面是工业软件。”林雪萍认为,广东制造企业数量多,且发展不均衡,意味着通用方案很难解决,需要有针对性有差异化的数字化转型方案。

  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尤其困难。

  “很多企业不敢、不想、不会数字化。”涂高坤具体分析其原因,一是部分工业企业因为在实施数字化转型时投入大、见效慢,“不敢”数字化;二是部分企业管理者缺乏战略眼光,依赖传统模式和路径,“不想”数字化;三是中小企业既缺乏数字化转型的技术能力,又缺乏数字化转型的人才,“不会数字化”。

  对此,陈文奇也深有体会。以他所在的揭阳注塑行业为例,产值约300亿元,有超过2500家企业,但85%是分散的家庭小作坊,行业门槛非常低。

  “对很多中小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成本高、风险大,看起来很美,但是高不可攀。”为了破局,陈文奇打造了中央工厂“造血”模式,让中小企业轻装上阵,帮助企业梳理商业模式、打造标准化流程……用系统工程和龙头企业带动中小企业抱团取暖。

  人才也是制约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大问题。陈文奇被叫做“陈校长”,他打造了一个“工匠学院”——作为产业集群的技术链、岗位链的综合人才和师资培训基地。“我希望让年轻人明白,创业不一定只是当网红或者开网店,开工厂也是一种创业。”

  ●怎么干

  龙头企业引领带动,解决工业软件“卡脖子”问题

  2020年广东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31万亿元,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5.56万家,主营业务收入超百亿元的大型骨干企业近300家、“世界500强”企业14家。

  拥有这样庞大规模的制造业基础,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一步非常重要,该怎么转?与会嘉宾建议,系统性全盘考虑,龙头企业引领示范,形成数字化转型生态。

  徐直军表示,华为每年数字化转型的投入占营收的2%—2.5%。大企业有能力做出完整的数字化转型系统,但是中小企业很难。“我们率先开放应用场景推广整个电子信息产业,也建议其他龙头企业一起加入。”

  美的集团副总裁兼CIO张小懿也表示,美的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示范效应,和多个合作伙伴共同打造IoT全开放生态。他建议,通过政策引导重点支持本地工业互联网平台,带动上下游更多企业数字化转型。

  工业软件“卡脖子”问题,也是制约数字化转型的一大瓶颈。

  “强大的制造业离不开强大的工业软件。全球制造的数字化转型,都是从工业软件开始的”,林雪萍鼓励龙头企业先投资研发,用系统的方式来发展。“广东有庞大的制造体系,应成为国内工业软件的突破者”。

  广州技象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新则建议,推动国产化技术突破和产品创新。作为中国电科集团公司科技成果转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首家落地运营的企业,他们聚焦芯片+窄带物联网通信系统自主研发。

  产业集群,是广东制造的最大特点。当前,广东正在大力培育发展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

  “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产业集群迎来了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关键节点”,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CEO贺东东建议,政府从政策、资金、资源方面集中支持“双跨平台”基础建设,形成广东特色的数字化转型新模式。

  数字化专业人才的培育则是推动广东制造业转型的内生动力。

  陈文奇指出,未来制造业一线数字化人才的缺口将持续放大,建议政企合力培养复合型人才。“培育之后如何留住这些人才?很好的激励机制就是让他们成为平台的合伙人。”

  贺东东也表示,树根互联已在工业互联网人才培养上展开探索,开发出“工业数字双胞胎”等教学平台软件,建议政府支持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职业教育,打造数字化产业工人培训工程。

  ●现场金句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

  大企业有能力做出完整的数字化转型系统,但是中小企业很难。龙头企业牵头构建工业云平台,能真正实现“没有造不出来的产品”。

  ◎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

  汽车工业正在经历一场变革,电动化是上半场,智能化是下半场。传统的机械车就像算盘,算盘永远打不出互联网,机械车也很难成为真正的智能车。

  ◎美的副总裁兼CIO张小懿:

  抓住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机遇,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的自主可控和创新引领能力。

  ◎树根互联技术有限公司CEO贺东东:

  建议政府从政策、资金、资源方面集中支持“双跨平台”基础建设,形成广东特色的数字化转型新模式。

  ◎揭阳市聚鲶工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文奇:

  对很多中小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成本高、风险大,看起来很美,但是高不可攀。可以通过中央工厂“造血”模式,让中小企业轻装上阵。

  ◎工信部智库、中国科协智能制造学会联合体副所长林雪萍:

  全球制造的数字化转型,都是从工业软件开始的。广东有庞大的制造业体系,应成为国内工业软件的突破者。


推荐阅读: